华夏企报网-移动版 首页

走访群众|不到两年时间,他骗取困难群众低保金90多万

2019年03月25日 18:39 来源:新华网

大足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走访群众。

“一个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留置期间,大足区龙水镇社会事务办原副主任张安磊在自己的忏悔录里写下了这句话。作为大学生村官的张安磊,本应该在基层一线淬炼成长,然而他在工作中却学会了钻空子,虚构项目进行骗保,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落得个悔恨终生。

解决家中经济危机

在工作里寻找“发财”机会

张安磊是一名85后,自幼家境殷实。2010年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一名村官。能够当上村官,不愁生活的张安磊起初心里想的是为村民们服好务。但时间久了,“纪律发条”没有上紧,工作逐渐懈怠了起来。

2014年,张安磊家中遭遇经济危机,这让他的生活不得不精打细算。也就在那段时间,张安磊被提拔为龙水镇社会事务办副主任,负责民政工作。

在新的舞台上,张安磊本应该有新的作为,但一向花钱大手大脚的他很难由奢入俭,面对越来越大的“经济窟窿”,他开始四处找寻快速发财的门路。在外人看来,负责民政工作后的张安磊每天早出晚归,尽职尽责,但其实这些都是“障眼法”。

张安磊所在的这个岗位,本应由三个人负责审核低保的工作,由于镇里人才紧缺,最后全部都落在了他一人身上。这就意味着从受理审核到入户调查,再到签字盖章等工作,都由他一人说了算。外人觉得这份工作压力大,可张安磊却从中看出了“门道”,他认为这是低保审核制度上的一个“漏洞”,并且可以从中获利。

主动为困难群众办低保

背后打的却是谋私利的算盘

2016年6月,张安磊联系上与他一起共过事的龙水镇盐河社区支部书记张某,将自己编织的谎言付诸实践。

他告诉张某,上级出台了一个新的“惠民项目”,主要是针对“不符合低保条件的城镇困难群众”。“只要办理成功,每个困难群众每年可以领取到1000元,而且社区干部也能够得到一定的工作经费。”

张安磊拍着胸脯打包票,让张某对这个项目深信不疑。没过多久,张某便将11户困难群众的资料和银行卡全部都交给了张安磊。

张安磊拿到这些材料后,很快就伪造好了入户调查表、经济核查表等材料,公示、上报后很快便获批。

发现如此轻松就完成了虚假项目的办理,张安磊的胆子也愈发大了起来。张安磊如法炮制,违规为盐河、朝阳、花市等5个社区的另外19户困难群众办理了城镇低保户,每月从这些账户中提取资金,供自己还贷和消费。

为了掩人耳目,在每个月低保资金到账后,张安磊都会以困难补助或慰问金的名义拿出小部分给这些“虚假低保户”和社区干部。在取钱的时候,他还会想方设法躲避银行的监控探头,并不断变换取款时间和地点。心中有鬼的他甚至还会在每月初一和十五去寺庙烧香拜佛,祈求“平安”。

担心事情败露

请人“演戏”平息众人疑虑

毕竟纸包不住火。渐渐地,开始被蒙在鼓里的“虚假低保户”发现了异常。家住盐河社区的陈某因车祸瘫痪在床,为了方便得知银行卡里的资金周转,家人为他开通了银行卡短信提醒业务。

2016年8月到10月,陈某的妻子从村干部那里领取“困难补助”时发现,自己领到的钱与银行卡短信提醒的金额差距较大,于是怀疑有人中饱私囊。

见陈某的妻子来镇上反映情况,还四处打听自己编造的“惠民项目”,张安磊一时间慌了神。他担心事情败露,于是找到了自己在社会上的朋友罗某帮忙,让罗某冒充区民政局的领导,来给“虚假低保户”开会。

“这个钱是多人共享,不能一人独得!”罗某扮演领导向“虚假低保户”解释为何会出现银行卡上的钱和领到的钱数目不一样,并威胁他们必须取消短信提醒。

看着大家没有了疑虑,张安磊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事情要败露了

他仍然铤而走险不收手

在骗取了国家低保资金一年后,张安磊的这笔账终于要还了。

2017年10月,大足区全面推行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涉及申报、比对、核查、公示、报告说明、监督检查6个环节。按照要求,凡是与涉权事项相关的党员干部都必须及时、如实向相关部门和镇街申报本人及亲属基本情况和本人及亲属享受惠民资金(承接项目)情况。

同年12月,大足区纪委通过“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信息化管理系统”,发现棠香街道某机关干部的亲属在龙水镇享受了低保。按照要求,该干部需向组织如实报告个人及亲属涉权情况。而在该干部向其亲属求证的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享受低保,这也引起了区纪委的高度重视。

“这项制度就像一根绳索一样,紧紧地勒住了我的脖子。”张安磊在忏悔录中说,这个制度就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让他坐立不安。

由于害怕,张安磊紧急报停了陈某的低保资格,并分三次给了陈某妻子8400元“封口费”。不过出于侥幸心理,张安磊并没有报停其他“虚假低保户”,依然铤而走险去领取低保金。

  再次邀人“演戏”

最终将自己送进了监狱

但张安磊所不知道的是,区纪委涉权事项专项调查组根据棠香街道那名机关干部反映的情况展开调查,又发现2户“虚假低保户”。此外,大足区委巡察办、区纪委监委信访室也先后收到了多起关于“龙水镇党员干部套取国家低保资金”的线索。梳理这些线索,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了张安磊。

2018年3月,因履职不力,张安磊在社会事务办的同事被大足区纪委监委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听闻此事,张安磊犹如惊弓之鸟,担心事情败露的他竟然再次找到罗某冒充区民政局领导,召集“虚假低保户”开会,告诉他们“惠民项目”已经终结,并当场销毁了包括银行卡在内的相关资料。

毁掉了银行卡,但背后的资金流水记录不可能消除。对于张安磊而言,这一切都已是徒劳。

2018年6月21日,张安磊被大足区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7月4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审理查明,从2016年8月到2018年5月,张安磊通过虚构“惠民项目”方式,将龙水镇5个社区共计30户群众违规申报为城镇低保户,每月从这些低保账户中提取低保金供自己还贷和消费,累计骗取国家低保资金高达90余万元。

2018年10月15日,张安磊被大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3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我想以我的经历告诫其他公职人员,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张安磊在忏悔录里如此写道。

  链 接

大足区查处党员干部亲属

涉权问题87件133人

2017年5月,大足区试点建立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一年后,重庆市纪委监委部署在全市推开这一制度。

截至目前,大足区纳入实施的31个区级部门、27个镇街和309个村(社区)共计7000余名党员干部报告亲属信息8万余条,共比对惠民资金(项目)近3000项、比对资金总额34.99亿余元,取消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扶贫、移民后扶、困难群众慰问救助对象等768人次,查处党员干部亲属涉权问题87件133人,处分33人,问责36人,移送司法机关1人。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梓涵

[责任编辑:华夏企报网]
免责声明: 文章转载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文章涉嫌侵权,请及时联系本网!

走访群众|不到两年时间,他骗取困难群众低保金90多万

大足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走访群众。

“一个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留置期间,大足区龙水镇社会事务办原副主任张安磊在自己的忏悔录里写下了这句话。作为大学生村官的张安磊,本应该在基层一线淬炼成长,然而他在工作中却学会了钻空子,虚构项目进行骗保,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落得个悔恨终生。

解决家中经济危机

在工作里寻找“发财”机会

张安磊是一名85后,自幼家境殷实。2010年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一名村官。能够当上村官,不愁生活的张安磊起初心里想的是为村民们服好务。但时间久了,“纪律发条”没有上紧,工作逐渐懈怠了起来。

2014年,张安磊家中遭遇经济危机,这让他的生活不得不精打细算。也就在那段时间,张安磊被提拔为龙水镇社会事务办副主任,负责民政工作。

在新的舞台上,张安磊本应该有新的作为,但一向花钱大手大脚的他很难由奢入俭,面对越来越大的“经济窟窿”,他开始四处找寻快速发财的门路。在外人看来,负责民政工作后的张安磊每天早出晚归,尽职尽责,但其实这些都是“障眼法”。

张安磊所在的这个岗位,本应由三个人负责审核低保的工作,由于镇里人才紧缺,最后全部都落在了他一人身上。这就意味着从受理审核到入户调查,再到签字盖章等工作,都由他一人说了算。外人觉得这份工作压力大,可张安磊却从中看出了“门道”,他认为这是低保审核制度上的一个“漏洞”,并且可以从中获利。

主动为困难群众办低保

背后打的却是谋私利的算盘

2016年6月,张安磊联系上与他一起共过事的龙水镇盐河社区支部书记张某,将自己编织的谎言付诸实践。

他告诉张某,上级出台了一个新的“惠民项目”,主要是针对“不符合低保条件的城镇困难群众”。“只要办理成功,每个困难群众每年可以领取到1000元,而且社区干部也能够得到一定的工作经费。”

张安磊拍着胸脯打包票,让张某对这个项目深信不疑。没过多久,张某便将11户困难群众的资料和银行卡全部都交给了张安磊。

张安磊拿到这些材料后,很快就伪造好了入户调查表、经济核查表等材料,公示、上报后很快便获批。

发现如此轻松就完成了虚假项目的办理,张安磊的胆子也愈发大了起来。张安磊如法炮制,违规为盐河、朝阳、花市等5个社区的另外19户困难群众办理了城镇低保户,每月从这些账户中提取资金,供自己还贷和消费。

为了掩人耳目,在每个月低保资金到账后,张安磊都会以困难补助或慰问金的名义拿出小部分给这些“虚假低保户”和社区干部。在取钱的时候,他还会想方设法躲避银行的监控探头,并不断变换取款时间和地点。心中有鬼的他甚至还会在每月初一和十五去寺庙烧香拜佛,祈求“平安”。

担心事情败露

请人“演戏”平息众人疑虑

毕竟纸包不住火。渐渐地,开始被蒙在鼓里的“虚假低保户”发现了异常。家住盐河社区的陈某因车祸瘫痪在床,为了方便得知银行卡里的资金周转,家人为他开通了银行卡短信提醒业务。

2016年8月到10月,陈某的妻子从村干部那里领取“困难补助”时发现,自己领到的钱与银行卡短信提醒的金额差距较大,于是怀疑有人中饱私囊。

见陈某的妻子来镇上反映情况,还四处打听自己编造的“惠民项目”,张安磊一时间慌了神。他担心事情败露,于是找到了自己在社会上的朋友罗某帮忙,让罗某冒充区民政局的领导,来给“虚假低保户”开会。

“这个钱是多人共享,不能一人独得!”罗某扮演领导向“虚假低保户”解释为何会出现银行卡上的钱和领到的钱数目不一样,并威胁他们必须取消短信提醒。

看着大家没有了疑虑,张安磊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事情要败露了

他仍然铤而走险不收手

在骗取了国家低保资金一年后,张安磊的这笔账终于要还了。

2017年10月,大足区全面推行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涉及申报、比对、核查、公示、报告说明、监督检查6个环节。按照要求,凡是与涉权事项相关的党员干部都必须及时、如实向相关部门和镇街申报本人及亲属基本情况和本人及亲属享受惠民资金(承接项目)情况。

同年12月,大足区纪委通过“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信息化管理系统”,发现棠香街道某机关干部的亲属在龙水镇享受了低保。按照要求,该干部需向组织如实报告个人及亲属涉权情况。而在该干部向其亲属求证的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享受低保,这也引起了区纪委的高度重视。

“这项制度就像一根绳索一样,紧紧地勒住了我的脖子。”张安磊在忏悔录中说,这个制度就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让他坐立不安。

由于害怕,张安磊紧急报停了陈某的低保资格,并分三次给了陈某妻子8400元“封口费”。不过出于侥幸心理,张安磊并没有报停其他“虚假低保户”,依然铤而走险去领取低保金。

  再次邀人“演戏”

最终将自己送进了监狱

但张安磊所不知道的是,区纪委涉权事项专项调查组根据棠香街道那名机关干部反映的情况展开调查,又发现2户“虚假低保户”。此外,大足区委巡察办、区纪委监委信访室也先后收到了多起关于“龙水镇党员干部套取国家低保资金”的线索。梳理这些线索,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了张安磊。

2018年3月,因履职不力,张安磊在社会事务办的同事被大足区纪委监委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听闻此事,张安磊犹如惊弓之鸟,担心事情败露的他竟然再次找到罗某冒充区民政局领导,召集“虚假低保户”开会,告诉他们“惠民项目”已经终结,并当场销毁了包括银行卡在内的相关资料。

毁掉了银行卡,但背后的资金流水记录不可能消除。对于张安磊而言,这一切都已是徒劳。

2018年6月21日,张安磊被大足区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7月4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审理查明,从2016年8月到2018年5月,张安磊通过虚构“惠民项目”方式,将龙水镇5个社区共计30户群众违规申报为城镇低保户,每月从这些低保账户中提取低保金供自己还贷和消费,累计骗取国家低保资金高达90余万元。

2018年10月15日,张安磊被大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3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我想以我的经历告诫其他公职人员,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张安磊在忏悔录里如此写道。

  链 接

大足区查处党员干部亲属

涉权问题87件133人

2017年5月,大足区试点建立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一年后,重庆市纪委监委部署在全市推开这一制度。

截至目前,大足区纳入实施的31个区级部门、27个镇街和309个村(社区)共计7000余名党员干部报告亲属信息8万余条,共比对惠民资金(项目)近3000项、比对资金总额34.99亿余元,取消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扶贫、移民后扶、困难群众慰问救助对象等768人次,查处党员干部亲属涉权问题87件133人,处分33人,问责36人,移送司法机关1人。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梓涵

低保金 责任编辑:华夏企报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华夏企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夏企报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夏企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华夏企报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