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企报网-移动版 首页

我们为什么要强调数理化?任正非退休就去学数学

2019年06月01日 20:32 来源:科创新闻网

日前,美国不惜以紧急状态法为借口想置华为于死地。华为老板任正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谈到基础教育的重要性,数理化的重要性,尤其是数学。他还表示,如果退休就去学数学。

华为之所以在美国全面围剿之下还能不倒,就是因为技术有一定的领先性,这也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要打垮华为的根本原因。而这些技术的取得,用任总的话说,就是依靠了华为700多位数学家、800多位物理学家以及120位化学家的力量。

中美大战,战的是技术,技术背后则是人才,而人才的核心就是理工科人才。华为与任正非给了我们最好最及时的诠释,美国与川普也给了我们最好的佐证。

2018年底,《美国安全战略报告》就提出,“通过限制签证的方式,以防止外国人盗用知识产权,特别是前往美国学习科学、工程、数学和高科技的中国人。”

NIH(美国卫生部所属的健康研究院)刚刚以兼职为理由开除了3名华裔科学家,据报道,还有几十名华裔科学家要被调查。甲骨文创始人2018年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曾赤裸裸地说,“不能让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日前,美国有议员再次明确提出,要限制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尖端前沿技术。

西方很多专家在分析中国创造的经济奇迹时,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我们重视理工科人才的培养。大文大理时代,最多时有近70%的学生是学理科的,每年培养的工程师几乎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总和,而这些工程师为中国这几十年的经济奇迹做出了巨大贡献。

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在未来论坛深圳技术年会致辞时说:过去80年代上大学时,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提这句口号,就是“学好数理化,打遍天下都不怕”。

要加强理工科人才培养是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但遗憾的是,《中国新闻周刊》的学术召集人闫肖峰抛出了一篇耸人听闻的文章:《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开始》。

看完这篇逻辑混乱、缺乏常识的文章,如鲠在喉,不得不花点时间驳斥一下。

闫文从招生说起,批评重理轻文,说理科专业有506个,文科专业不到200个,并批评说理工科就业好,文科竞争激烈。这是典型本末倒置,不过脑子的说法。

我可以再补充一个数据:大学大约60%的专业都是理工科专业。但这根本不是学校有意为之,而是市场供需决定的。对于全国就业市场来说,理工科专业尤其是工科专业一直远远好于社科专业,长期居于各大学科就业首位。这和贬低文科有什么关系?要说贬低,也是社会需求在贬低。

对比2017年浙江大学硕士报考录取比,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社会科学专业往往是报二三十人,录取一个;但到了工科专业,就变为报几人录取一个,部分专业报考不足2个人就录取一人。

南开大学同样如此,公共管理专业近60:1的录取比,而一些工科专业竟然是1:1的录取比。

要知道,工科的招生总量是最多的,但为什么报考研究生的人少?

原因很简单,大量的工科专业学生本科毕业就会有“体面”或者还不错的工作,不必靠提高学历来增加竞争力,但是大量社会科学专业的毕业生,即便是211高校毕业生,也未必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因此不得不参加二次高考——研究生考试,通过提高学历来提高竞争力。

这种情况不止出现在中国,美国也一样,他们需要的也是理工科人才。美国对国际留学生有一个OPT签证政策,即如果你读的是数学、计算机、电气工程等STEM专业,那么你在美国找工作实习的时间就是3年,意思就是你是美国需要的那类人才,可以不用急,慢慢找工作,找到了就留下来。但是不幸,如果你学的是人文社科专业,即便是名校毕业,对不起,只给10个月时间找工作,这意思就是赶紧走人吧,美国也不需要这类人。

闫文中很多本末倒置的荒唐逻辑还不止于此,比如对于追求理工科的人,闫则胡乱判定为应试教育下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难道文科就不是应试教育?至于理工科科研经费高,文科经费低这种情况,更是全天下皆如此,不仅是中国,美国也一样。若按闫的说法,全世界都堕落了,就没有不堕落的地方!

文科与理工科各有价值,重视理工科并不等于贬低文科、不学文科,这是一个基本的逻辑与常识。

清华大学是以理工科为主的高校,但这并不影响清华对人文的重视,反而清华比一般人文学校更重视,其耳熟能详的一个口号就是“人文清华”。

我所接触的理工科出身的校长也明显比文科出身的校长更强调人文修养与培养,他们知道,只有文理结合的人才走得更远,视野也更广阔。前华中科大校长杨叔子是机械领域的院士,但杨校长在90年代时就在华中科大比照英语四六级考试推行中文考试:语文不过关不给毕业证。后来杨院士还推动教育部成立了大学生人文素质委员会。

在目前中美大战的严峻情势下,我们更有必要大张旗鼓地谈谈理工科人才的培养。

之所以要高调地再次强调数理化,是因为数理化对科技和社会发展具有基础作用,而且由于学科特点及学习阶段不同,必须从小培养。我们经常说理转文容易,但是文转理就不那么容易了,主要还是因为文理学科的特性不同;此外,对于多数人而言,错过了某个年龄阶段的数理化学习,就难以弥补。

学科价值不能说有高低,但文理科的学习阶段是不同的。比如物理,如果我没有在中学阶段学习,现在再去学习,已经没有可能;但历史就不一样了,在我这个年龄,历史政治即便不专门去学习,可能也会比很多中学生、大学生要学得好,学得明白。

之所以要高调地强调数理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学科的发展越来越多地呈现出融合与交叉的趋势,而这种融合与交叉,无一不以自然科学为基础。比如社会学,传统的社会学全面没落,兴起的是网络社会学、计算社会学,而这些都需要以理工科为基础。因此,学好数理化也是搞好社会科学的一个重要基础。

之所以要高调地强调数理化,也和我们目前的高考改革直接相关。2014年启动的新一轮高考改革,强调学生的选择权,因此在考试科目上从原来的文理分科改为不分文理,由考生在史地政、物化生中自选3门,这已经造成了中学生普遍性弃理从文的现象。

浙江物理选考人数快速下降,举国震惊,在一系列措施下,这一现象才得以遏制。语数外不分文理科,数学试题难度必然下降,已经动了根本,加上物理选考人数的快速下降,这将对我国人才培养与人才结构造成严重的损害。

正因为此,在8省市高考改革启动时,3+3调整为3+1+2,要求考生必须在物理与历史中2选1,保物理意味浓厚。

在中美大战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再次举起学好数理化的旗帜。这不仅是为了国家的未来,也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责任编辑:华夏企报网]
免责声明: 文章转载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文章涉嫌侵权,请及时联系本网!

我们为什么要强调数理化?任正非退休就去学数学

日前,美国不惜以紧急状态法为借口想置华为于死地。华为老板任正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谈到基础教育的重要性,数理化的重要性,尤其是数学。他还表示,如果退休就去学数学。

华为之所以在美国全面围剿之下还能不倒,就是因为技术有一定的领先性,这也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要打垮华为的根本原因。而这些技术的取得,用任总的话说,就是依靠了华为700多位数学家、800多位物理学家以及120位化学家的力量。

中美大战,战的是技术,技术背后则是人才,而人才的核心就是理工科人才。华为与任正非给了我们最好最及时的诠释,美国与川普也给了我们最好的佐证。

2018年底,《美国安全战略报告》就提出,“通过限制签证的方式,以防止外国人盗用知识产权,特别是前往美国学习科学、工程、数学和高科技的中国人。”

NIH(美国卫生部所属的健康研究院)刚刚以兼职为理由开除了3名华裔科学家,据报道,还有几十名华裔科学家要被调查。甲骨文创始人2018年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曾赤裸裸地说,“不能让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日前,美国有议员再次明确提出,要限制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尖端前沿技术。

西方很多专家在分析中国创造的经济奇迹时,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我们重视理工科人才的培养。大文大理时代,最多时有近70%的学生是学理科的,每年培养的工程师几乎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总和,而这些工程师为中国这几十年的经济奇迹做出了巨大贡献。

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在未来论坛深圳技术年会致辞时说:过去80年代上大学时,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提这句口号,就是“学好数理化,打遍天下都不怕”。

要加强理工科人才培养是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但遗憾的是,《中国新闻周刊》的学术召集人闫肖峰抛出了一篇耸人听闻的文章:《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开始》。

看完这篇逻辑混乱、缺乏常识的文章,如鲠在喉,不得不花点时间驳斥一下。

闫文从招生说起,批评重理轻文,说理科专业有506个,文科专业不到200个,并批评说理工科就业好,文科竞争激烈。这是典型本末倒置,不过脑子的说法。

我可以再补充一个数据:大学大约60%的专业都是理工科专业。但这根本不是学校有意为之,而是市场供需决定的。对于全国就业市场来说,理工科专业尤其是工科专业一直远远好于社科专业,长期居于各大学科就业首位。这和贬低文科有什么关系?要说贬低,也是社会需求在贬低。

对比2017年浙江大学硕士报考录取比,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社会科学专业往往是报二三十人,录取一个;但到了工科专业,就变为报几人录取一个,部分专业报考不足2个人就录取一人。

南开大学同样如此,公共管理专业近60:1的录取比,而一些工科专业竟然是1:1的录取比。

要知道,工科的招生总量是最多的,但为什么报考研究生的人少?

原因很简单,大量的工科专业学生本科毕业就会有“体面”或者还不错的工作,不必靠提高学历来增加竞争力,但是大量社会科学专业的毕业生,即便是211高校毕业生,也未必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因此不得不参加二次高考——研究生考试,通过提高学历来提高竞争力。

这种情况不止出现在中国,美国也一样,他们需要的也是理工科人才。美国对国际留学生有一个OPT签证政策,即如果你读的是数学、计算机、电气工程等STEM专业,那么你在美国找工作实习的时间就是3年,意思就是你是美国需要的那类人才,可以不用急,慢慢找工作,找到了就留下来。但是不幸,如果你学的是人文社科专业,即便是名校毕业,对不起,只给10个月时间找工作,这意思就是赶紧走人吧,美国也不需要这类人。

闫文中很多本末倒置的荒唐逻辑还不止于此,比如对于追求理工科的人,闫则胡乱判定为应试教育下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难道文科就不是应试教育?至于理工科科研经费高,文科经费低这种情况,更是全天下皆如此,不仅是中国,美国也一样。若按闫的说法,全世界都堕落了,就没有不堕落的地方!

文科与理工科各有价值,重视理工科并不等于贬低文科、不学文科,这是一个基本的逻辑与常识。

清华大学是以理工科为主的高校,但这并不影响清华对人文的重视,反而清华比一般人文学校更重视,其耳熟能详的一个口号就是“人文清华”。

我所接触的理工科出身的校长也明显比文科出身的校长更强调人文修养与培养,他们知道,只有文理结合的人才走得更远,视野也更广阔。前华中科大校长杨叔子是机械领域的院士,但杨校长在90年代时就在华中科大比照英语四六级考试推行中文考试:语文不过关不给毕业证。后来杨院士还推动教育部成立了大学生人文素质委员会。

在目前中美大战的严峻情势下,我们更有必要大张旗鼓地谈谈理工科人才的培养。

之所以要高调地再次强调数理化,是因为数理化对科技和社会发展具有基础作用,而且由于学科特点及学习阶段不同,必须从小培养。我们经常说理转文容易,但是文转理就不那么容易了,主要还是因为文理学科的特性不同;此外,对于多数人而言,错过了某个年龄阶段的数理化学习,就难以弥补。

学科价值不能说有高低,但文理科的学习阶段是不同的。比如物理,如果我没有在中学阶段学习,现在再去学习,已经没有可能;但历史就不一样了,在我这个年龄,历史政治即便不专门去学习,可能也会比很多中学生、大学生要学得好,学得明白。

之所以要高调地强调数理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学科的发展越来越多地呈现出融合与交叉的趋势,而这种融合与交叉,无一不以自然科学为基础。比如社会学,传统的社会学全面没落,兴起的是网络社会学、计算社会学,而这些都需要以理工科为基础。因此,学好数理化也是搞好社会科学的一个重要基础。

之所以要高调地强调数理化,也和我们目前的高考改革直接相关。2014年启动的新一轮高考改革,强调学生的选择权,因此在考试科目上从原来的文理分科改为不分文理,由考生在史地政、物化生中自选3门,这已经造成了中学生普遍性弃理从文的现象。

浙江物理选考人数快速下降,举国震惊,在一系列措施下,这一现象才得以遏制。语数外不分文理科,数学试题难度必然下降,已经动了根本,加上物理选考人数的快速下降,这将对我国人才培养与人才结构造成严重的损害。

正因为此,在8省市高考改革启动时,3+3调整为3+1+2,要求考生必须在物理与历史中2选1,保物理意味浓厚。

在中美大战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再次举起学好数理化的旗帜。这不仅是为了国家的未来,也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责任编辑:华夏企报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华夏企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夏企报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夏企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华夏企报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相关阅读